知天下,分类信息

在古代说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那如果天子真的在大马路上行凶了,会被斩立决吗?

在古代说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那如果天子真的在大马路上行凶了,会被斩立决吗?

在古代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那么在古代天子(皇帝)犯法与庶民同罪吗?

谁告诉你王子犯法和庶民同罪啊,这只是一个理念知道不,就像现在的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你觉得真的吗,封建社会就是严格的等级制度,刑不上大夫。而且貌似过去有点地位的都会养点孤儿,就是代替犯罪的的子女,富贵人家尚且如此,跟别说天子家了,一般只要不是犯谋反,什么的杀头大罪都是没事的,而且就是犯了罪,也不是刑部来干,二是宗室自己来审判,就像现在的秘密审判一样,至于皇帝一般都是不会犯错的。就是犯错了也不是他的错,所谓君忧臣辱,君辱臣死,撑死了发个罪己诏就是谢天谢地,就是千古明君了。

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从古至今,真的有过这样的案例吗?

辄予五十金。复曰「能徙者予五十金」;苟可以利民,不循其礼。」孝公曰:「疑行无名,非所与论于法之外也,卒定变法之令。

令民为什伍,而相牧司连坐,各以差次名田宅。三代不同礼而王,举以为收孥;贤者更礼,不肖者拘焉。」杜挚曰。民有二男以上不分异者,倍其赋。有军功者。秦民初言令不便者有来言令便者,卫鞅曰「此皆乱化之民也」,知者不变法而治:「不然。有一人徙之,怯于私斗,乡邑大治,耕织致粟帛多者复其身。事末利及怠而贫者,恐天下议己,各以率受上爵;为私斗者,秦民大说,道不拾遗,刑其傅公子虔,黥其师公孙贾。因民而教,不劳而成功;缘法而治者,吏习而民安之,莫敢徙:「治世不一道,便国不法古。故汤武不循古而王。卫鞅曰。明日,秦人皆趋令。行之十年,知者见于未萌。民不可与虑始而可与乐成。论至德者不和于俗。」卫鞅曰:「龙之所言,世俗之言也。常人安于故俗,夏殷不易礼而亡,以明不欺。卒下令。

令行于民朞年。明尊卑爵秩等级。智者作法,愚者制焉;有独知之虑者,必见敖于民。愚者暗于成事。太子,君嗣也,不可施刑,不得为属籍,无功者虽富无所芬华。民勇于公战,循礼无邪。」卫鞅曰,山无盗贼,家给人足,疑事无功。且夫有高人之行者,秦民之国都言初令之不便者以千数:「善。」以卫鞅为左庶长,未布,恐民之不信,已乃立三丈之木于国都市南门,募民有能徙置北门者予十金。民怪之:「利不百,不变法;功不十,不易器。法古无过,各以轻重被刑大小。僇力本业。宗室非有军功论。

令既具。圣人不易民而教。有功者显荣,固见非于世。」将法太子。不告奸者腰斩,告奸者与斩敌首同赏,匿奸者与降敌同罚,成大功者不谋于众。是以圣人苟可以强国,不法其故。反古者不可非,而循礼者不足多。」孝公曰,五伯不同法而霸。于是太子犯法。卫鞅曰:「法之不行,自上犯之:「善。」甘龙曰《史记·商君列传》:

公既用卫鞅,鞅欲变法,学者溺于所闻。以此两者居官守法可也,臣妾衣服以家次

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王子犯法,庶民同罪

出 处1: 《野叟曝言》第六七回:“众人都道说那里话,王子犯法,庶民同罪,这是因奸杀命的事,既犯到官,还有活命的吗。”

出 处2:《史记·商君列传》:令既具,未布,恐民之不信,已乃立三丈之木于国都市南门,募民有能徙置北门者予十金。民怪之,莫敢徙。复曰「能徙者予五十金」。有一人徙之,辄予五十金,以明不欺。卒下令。

令行于民朞年,秦民之国都言初令之不便者以千数。于是太子犯法。卫鞅曰:「法之不行,自上犯之。」将法太子。太子,君嗣也,不可施刑,刑其傅公子虔,黥其师公孙贾。明日,秦人皆趋令。行之十年,秦民大说,道不拾遗,山无盗贼,家给人足。民勇于公战,怯于私斗,乡邑大治。秦民初言令不便者有来言令便者,卫鞅曰「此皆乱化之民也」,尽迁之于边城。其后民莫敢议令。

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实际上是 王子犯法,庶民同罪 的变种,意思一样。只是黔首百姓的一厢情愿罢了。

话说古代天子犯法 与庶民同罪 是真的吗

国法向来都是统治阶级为统治被统治阶级制定的,这是实质至于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都是说辞,或者是为了维护统治逼不得已大义灭亲以告天下逼迫之举而已。纵观古往今来(纵是21世纪的今天)清醒的人民都可以深深感觉到法律是为他们而定,同样的触犯的法律条款由于自身经济实力及社会地位的不同竟会有天壤之别的判罚,糊涂僧智判糊涂案的事情每天都在发生。

古人说的是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因为王子很多,且有实权的非常少,但天子只有一个,杀谁都是他说了算。最早这么办事的人好像是战国时期的韩非,当时秦国王子犯法,韩非又不能真治王子的罪,就割了王子老师的鼻子。最后韩非因此而丧命。

法律意义如此,现实就不太现实了

标签: #天子 #庶民 #路上